QR Code
  • 我要买房
  • 我要租房
搜索
文章薈萃
高收入金融及科技精英流行逃離紐約已成趨勢——疫情惡化 生活成本昂貴 稅收畸高三大主因
2020-11-21 00:02

像他之前的許多人一樣,布倫南·赫夫纳20年前來到紐約,在華爾街尋找職業。

對於那些被吸引到這個國家金融首都的人來說,他的旅程聽起來很熟悉。赫夫納在曼哈頓的一家資産管理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找到了愛情和事業上的成功,最後搬到了韋斯特切斯特的一個高檔小鎮佩勒姆成家。

如果不是冠狀病毒大流行,他仍然會在那裏。今年夏天,當一家名爲Analyst Hub的研究平台的聯合創始人赫夫納(Hefner)將自己的房子賣給了一對來自倫敦的夫婦時,他想知道是否有必要從周邊社區尋找新房子。上個月他把家人搬到了達拉斯。11.jpg

赫夫納是今年離開紐約的數千名高收入者之一,這一大批人的離去加深了人們對預計90億美元預算缺口的擔憂。盡管今年早些時候,紐約市不再是全國性的病毒熱點,但那些離開的人表示,他們對該地區的經濟和生活質量感到焦慮,並堅信將要提高稅收。

上個月,紐約的商界領袖公開斥責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五個區的商業區和社區狀況惡化”

由於迫使人們大量采用遠程工作,並削弱了城市生活的許多優勢,這一流行病加速了從高成本、高密度地區向低成本州(包括德克薩斯州、佛羅裏達州和內華達州)的遷移。曼哈頓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的一項調查顯示,近半數年收入超過10萬美元的紐約人表示,他們最近考慮離開紐約,生活成本是首要因素。22.jpg

赫夫納在新家的電話中說:“住在這裏的費用要少得多。”“沒有州所得稅。我不會在全球流感大流行期間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去地鐵或其他地方居住。”

對赫夫納來說,這次大流行表明,對於金融服務業的人來說,紐約的引力仍然存在,但要弱得多。

他說,他將盡可能有效地經營自己的業務,而不是懈怠和膨脹,並計劃每月飛往紐約參加客戶會議。他的公司成立於2018年,幫助華爾街明星分析師離開大銀行,成立獨立的研究機構。

赫夫納說:“我只是不確定是否需要再進城。“這並不意味著我不愛這個城市,我愛。這是一個令人驚歎的地方,但作爲一個五口之家,我不確定此時此地是否適合我。33.jpg

逃離紐約已經成爲趨勢

即使在他19人的初創企業中,赫夫納也有自己的公司。卡羅琳·古德森(carolinegoodson)的公司準入和銷售主管,也離開了曼哈頓。她也搬到了達拉斯。

他的聯合創始人邁克爾·克羅內伯格(Michael Kronenberg)擁有曼哈頓市中心的一套公寓,他在紐約以外的地方度過了大半時間,先後在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科羅拉多州維爾和南卡羅來納州的沙利文島(Sullivan's Island)等地租了一批房子。他說,對於沒有被束縛在交易大廳的資深金融專業人士來說,搬到低稅率的州從未像現在這樣吸引人。

“我認識的每個人都要走了,”克倫伯格說。“不僅僅是紐約人。我的合夥人,我的長期客戶和投資者住在康涅狄格州或新澤西州,他們習慣於通勤到城市。他們再也不會在每周5天內通勤了。”44.jpg

冠狀病毒大流行造成了人們記憶中最嚴重的全球經濟危機,迄今爲止奪走了23萬美國人的生命,紐約市聲稱這一數字十分之一。市中心和市中心的商業區仍然是以前的影子,剝奪了當地企業和城市急需的收入。美國創紀錄的每日病例數和歐洲的激增讓紐約人準備迎接嚴冬。

但自從今年夏天卡車開始堵塞城市街道以來,紐約人對該市的市長布拉西奧被稱爲“世界上最偉大城市”的地方正處於多年衰退的邊緣的想法感到憤怒。一位前對沖基金經理在LinkedIn上發表的文章宣稱“紐約市將永遠死去”。

許多留下來的人說,這座城市比以前更適合居住,街道禁止汽車通行,餐館占用了更多的室外空間。當然,從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到1970年代的郊區飛行,911恐怖襲擊和2008年金融危機,這座城市已經從曆史上的每一場災難中恢複過來。

紐約的租金開始下降

但很難否認未來的痛苦迹象。來自美國郵政局、全國搬家公司和追蹤智能手機的科技初創企業的數據都顯示,今年紐約市的外流量有所上升。例如,自3月份以來,超過24.6萬名紐約人向市外的郵政編碼提出了地址變更請求,幾乎是去年同期的兩倍。

這使得曼哈頓公寓的需求大大減少,根據StreeteEasy的數據,曼哈頓第三季度的月租金中位數下降了7.8%至2990美元,這是自2010年以來全市範圍內首次出現的下跌。

可以肯定的是,紐約地區的郊區是人口外流的主要受益者:根據評估機構Miller Samuel Inc.的數據,7月份韋斯特切斯特的房屋銷售猛增112%。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房屋銷售剛剛創下十多年來最強勁的一個季度。

對於金融界人士來說,降低稅收制度的簡單數學很難被忽視。紐約州對高收入者的工資征收8.8%,紐約市再征收3.9%,合起來將近13%。同時,包括佛羅裏達、德克薩斯和內華達在內的州不征收工資稅。收入越多,離職的動機就越大,而這一差距很容易意味著稅後收入將增加數十萬美元。55.jpg

這是一些華爾街巨頭已經做過的交易。據彭博社(Bloomberg)本月報道,對沖基金億萬富翁保羅?辛格(paulsinger)將把埃利奧特管理公司的總部從曼哈頓市中心搬到佛羅裏達州。他的舉動緊跟著另一位億萬富翁,著名的企業掠奪者卡爾·伊坎(Carl Icahn),他去年爲了逃避紐約的稅收而做出了搬遷。

“我擔心的不是他們要離開,而是他們帶走了自己的生意。”紐約稅務律師兼霍奇森·鲁斯(Hodgeson Russ)董事長馬克·克萊恩(Mark Klein)說。他說,企業主的外逃讓留在這座城市的人感到擔憂。

不過,這讓他一直很忙。克萊恩說,他現在的客戶數量是大流行前的10倍,他幫助那些年收入超過80萬美元的人搬到低稅收的州去,經常帶著他們的生意。克萊恩說,除了對沖基金,一係列專業服務運營商也將離開,其中包括公關和會計師事務所。

他說:“在我40年的工作中,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被大量離開紐約和康涅狄格州的人淹沒過,這些州都是高稅收的州。”“一旦新冠病毒流行開始襲擊,人們認識到人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搬離的閘門就打開了。”

選舉年的風險更大,許多金融界人士相信,如果喬·拜登獲勝,民主黨人入主白宮,稅收就會增加。在高盛內部,多名交易員告訴我,他們投票支持拜登是“違背自己的經濟利益”,因爲拜登宣稱計劃對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增稅——這在華爾街很容易超過這個門檻。

而對一個人來說,與我交談過的高收入者說,特朗普總統2018年的改革對州和地方稅收減免的1萬美元上限傷害了他們個人,相信地方政府在未來幾年會從他們那裏尋求更多的錢。

離開者不僅限於對沖基金交易員和投資組合經理;紐約也是金融科技公司生態係統不斷壯大的所在地。

遠程辦公已成可能

去年,當金融科技公司(fintech)首席執行官帕拉格.薩瓦(Paraag Sarva)在賓夕法尼亞州巴克斯縣(Bucks County)買了一套周末別墅時,他覺得自己可能大部分時間都會把它租出去。但在流感大流行的幾個月後,當人們清楚地意識到他的小孩不太可能在紐約接受全日制的親自教育後,他不再把紐約作爲自己的永久居所。

他的新社區,到處都是馬場和多英畝的莊園,與他在布魯克林高速公路旁的老家有著天壤之別。他說,另外兩個來自紐約的家庭最近搬了進來,他們帶來了自己的生意。

他的初創公司Rhino仍在曼哈頓,它用少量的經常性費用代替租客的保證金。但薩瓦很少回來;他遠遠地管理著公司的爆炸式增長。今年夏天,該公司將員工人數翻了一番,達到90人,並籌集了1400萬美元的額外資本。

雖然學校教育和生活質量是他搬家的主要驅動力,但這位終身紐約人不會“把錢放在桌子上”,他估計,在賓夕法尼亞州,他的稅收降低了10%。

薩瓦說:“一旦我們做出決定,我們確實向稅務和法律顧問咨詢了這到底意味著什麽。”“我正式成爲賓夕法尼亞州居民。我在這裏投票,在這裏注冊我的車,有賓夕法尼亞州的駕照。我已經搬出故居,不打算再回來了。”

“不那麽無聊”

在一些金融界,甚至像赫夫納或薩瓦這樣沒有永久性背井離鄉的人也在推動減稅。他們是典型的城市居民,一旦疫情來襲,他們就全職搬到第二個家。

一家大型全球投資銀行的董事總經理說:“我認識的一些人正試圖擺脫紐約市的稅收,他們住在漢普頓、韋斯特切斯特、康涅狄格州或新澤西州。”他說,另一位大部分在紐約工作的同事把她的住所搬到了特拉華州。他拒絕透露身份,坦率地談論稅收問題。

這位高管在曼哈頓擁有公寓,在薩格港擁有房屋,但大流行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新澤西州度過。在與稅務顧問進行了三個小時的會談後,他計劃以澤西島居民的身份報稅,以避免紐約市3.9%的城市稅。他和他的朋友們正冒著接受審計的風險,而這可能發生在他提交2020年稅收的三年之後。

與此同時,他還擔心,他在曼哈頓的昂貴房産在未來幾年將損失高達40%的價值。

“沒人會爲我難過的,”他說。“好消息是,也許這座城市會變得不那麽無聊。”

(文章來源:2020年10月31日《www.cnbc.com》網站,由川銳傳媒原創翻譯,如需轉載需獲得川銳傳媒授權。)

評論列表 - 0
  • 沒有記錄註冊!

熱度 2134(0)

使用條款    |    隱私條款

Copyright © 2021 Emeiju.us 易美居.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designed and hosted by Emeiju.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