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 Code
  • 我要买房
  • 我要租房
搜索
文章荟萃
承认了!嫌犯承认杀害章莹颖,检方透露鲜为人知恐怖细节
2019-06-14 16:14

章莹颖案周三开庭进入控辩双方开场陈词阶段,被告克里斯滕森的一名代理联邦律师意外地当庭承认他的客户杀害了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而检方则披露了凶嫌作案的更多血腥细节。

在开场陈词后,法庭传唤了多名证人出庭。庭审在当地时间下午3.点30分左右结束,法官称进度有些超前,周四上午9点左右法庭将继续开庭。

“布兰特·克里斯滕森对章莹颖的死亡负有责任。”联邦律师乔治·塔瑟夫周三在皮奥里亚联邦法院的一个满座法庭内说,“布兰特·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

在辩方出人意料的开场陈词前,检察官花了45分钟时间概述了章莹颖死亡前的可怕细节,检方审查章莹颖在克里斯滕森位于香槟的公寓里遭到强奸、殴打和斩首。

尽管承认克里斯滕森杀人,但被告并没有改变他不认罪的辩护。塔瑟夫说,这是因为克里斯滕森正在“为他的生命受审”,有几个“事实问题”必须在量刑前得到辩论。

另据美国中文网记者邱洪辉从庭审现场报道,在检方陈述克里斯滕森杀害章莹颖的细节时,克里斯滕森一直没有太多的表情和反应,而章莹颖的父亲则始终带着严肃的表情。记者了解到章莹颖的母亲在今天的庭审结束后一度哭泣流泪。

在下午的庭审中, 检方有9名证人出庭,包括UIUC的校警、章莹颖在UIUC的导师和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侯霄霖表示他原计划和章莹颖于2017年10月结婚,两人即使身在两国,仍每天保持通话。所以当他听到章莹颖的同事说无法取得联络时,他感到非常震惊和糟糕,因为章莹颖从来不是一个会让其他人担心的人。当他结束作证后,他一直直视克里斯滕森,但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

26岁的访问学者章莹颖于2017年6月9日失踪。监控镜头显示,章莹颖在错过一辆公交车后上了据称由克里斯滕森驾驶的汽车内。她在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被看见,她的遗体也至今未被发现。

检察官指控克里斯滕森折磨并杀害了章莹颖,并且被告表达了成为知名杀手的愿望。

联邦检察官尤金·米勒说,克里斯滕森在遇见章莹颖前几个月就已经开始计划绑架和谋杀某人。米勒在开场陈词中表示,克里斯滕森将自己与连环杀手特德·邦迪相提并论,并且在调查人员未能找到章莹颖遗体后,向他的女友吹嘘“我非常擅长这事”。

米勒说,在将章莹颖带回公寓之前,克里斯滕森假扮卧底警官说服她上了他的车。米勒表示,被告在家中撕毁了章莹颖的衣服并强奸了她,然后使受害人窒息大约10分钟,期间还刺伤了她,整个公寓都是血。而章莹颖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反抗。

证人出庭作证——在发表开庭陈词后,检察官开始传唤证人出庭作证。

最先出庭的是伊州大学的一名校警,他首先接到了章莹颖失踪的保安。该官员作证说,他多次访问了章莹颖的公寓,并被公寓工作人员允许进入公寓,但他没有发生任何留言条。

该校警还前往多家餐馆向人们展示她的照片,但没有人报告见过她。

第二位出庭的是香槟-厄巴纳公交系统的一名员工,他证实2017年夏天因为格林街建设而改变公交线路。当克里斯滕森的车停下来接章莹颖时,刚来到当地不久的章莹颖正在等候公交。

章莹颖的男友候霄霖也出庭作证,他们原计划在2017年10月结婚。尽管当时他们两个分居美国和中国,但几乎每天都通话。当她的同学报告说无法找到她时,他感到震惊和可怕,因为她从不让别人担心她。

他来到美国寻找章莹颖,因为他不想放弃找到她的希望。

助理教授官凯宇(Kaiyu Guan音译)介绍了章莹颖申请博士职位,未获成果但继续寻求机会的过程。“她表现出很大的主动性。”他说。章莹颖在校期间为官凯宇工作。

他说章莹颖非常勤奋,渴望学习,并帮助同学。

她失踪那天,官凯宇曾接到章莹颖一共工作的博士后的通知,他们打算同其他几个人在当晚共进晚餐。“我非常的担心。”他说,他多次尝试联系她,并表示“非常令人担忧”。

他们前往章莹颖寻找公寓的One North,但没有得到答案,或者有人曾和她交谈过,所以他们报了警。

他说他们制作了海报,并租住当地华人社区,分区域进行搜寻。“我们非常担心,只是想找到章莹颖,看着她安全回来。”

辩方律师伊丽莎白·波洛克交叉询问了官凯宇,章莹颖对英语的熟悉程度。他回答说,作为国际生章莹颖的英语很好。

One North的营销经理也作证说曾发短信询问章莹颖,得到回答她可能会弯道,但再也没有得到更多消息。

伊州大学警局官员乔治·桑威齐和詹姆斯·卡特斯就章莹颖的搜寻过程进行佐证。

桑威齐表示,他致电数十家汽车经销商,询问是否有关于黑色Saturn Astras汽车的信息,但没有得到结果。他说他前往One North公寓大楼和章莹颖在Orchard Downs的公寓,并收集了她的牙刷和头发样本作为证据。

2017年6月14日,卡特发现接送章莹颖的Astra车辆的右前方乘客轮毂盖上有一处畸形。轮毂盖顶部缺少一块,车身还有天窗。这些细节与克里斯滕森拥有的Astra车辆相符合。

那天晚上卡特还去了克里斯滕森的家,并与伊利诺伊州警方犯罪现场调查人员一起收集了证据。

他还继续在该区域进行搜查,寻找监控录像,和有克里斯滕森名字的存储单元,但没有发现与章莹颖有关的信息。

伊州大学警局官员塔拉·赫里斯作证说,在接到报警后,她前去威拉德机场查看章莹颖是否有乘坐航班或租车。这时她的上司说他“马上就需要我”。

她之后根据章莹颖iPhone的最后定位查看她是否有乘坐公交,或是火车。监控画面显示章莹颖在Orchard Downs上了一辆公交车,并试图在校园拦下一辆公交车。

巴士当时在街道的另一边,她在街道拐角处追赶车辆但无法追上。在这段视频中,斯普林菲尔德大道上可以看到一辆黑色Astra,然后车辆又出现在古德温和大学附近。

章莹颖最终在厄巴纳的古德温路和克拉克路的路口等候另一辆公共汽车。Astra再次经过她,在克拉克路向东转。几分钟后,它又回到了章莹颖那里。在上车之前,章莹颖和克里斯滕森交谈了大约一分钟。阿斯特拉继续沿古德温路向北行驶。

辩方试图拖延

在周三开始发表开场陈词之前,克里斯滕森的律师曾试图推迟审判,因为一项新发起的民事诉讼要求对两名在案发前几个月接待过克里斯滕森的伊州大学咨询中心社工,对后者的风险采取“故意冷漠态度”进行追责。

章莹颖的遗产管理方在上周五发起了这项联邦民事诉讼,将两名社工米巴赫和莫平,与克里斯滕森共同列为被告。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声称,民事诉讼“可能为克里斯滕森提供大量减刑证据,这是他目前无法确保的”,即迄今为止拒绝接受辩方询问证人的证词。

但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沙迪德迅速否决了这一请求,称这可能相当于“无限期延迟”,他补充说“这不符合司法利益”。

然后,克里斯滕森把章莹颖带到浴室,在那里他用一根棒球棒击中了她的头部,并劈开了头。米勒说,克里斯滕森最终用刀刺了她并切断了头。

米勒说,克里斯滕森彻底清理了他的公寓和车辆,以掩盖他的罪行。但调查人员在他的床垫和床的基板,以及干墙,地毯下面和棒球棒上都发现了血迹。

对这些样品进行的DNA测试发现与章莹颖的血液匹配。

“他绑架了她,他谋杀了她,他掩盖了他的罪行。”米勒说。

章莹颖的父亲和其他家人通过翻译在法庭上听取了这些陈述。克里斯滕森坐在他的被告席,似乎没有反应。

这些细节是通过克里斯滕森女友的秘密录音获知的,她与FBI合作并佩戴窃听设备记录他们的谈话,包括在为章莹颖的守夜活动上。

在那次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据称表示他想参加守夜活动,“看看有多少人在这里。”他说,“他们为我而来。”他还补充说,章莹颖的遗体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从中国前来寻找她,将“空手而归”。

塔瑟夫只否认了这些细节中的很小一部分,但对克里斯滕森在录音中称章莹颖是他的第13个受害者的事实表示怀疑。辩方律师声称克里斯滕森在守夜活动之前已经大量饮酒,并补充说没有证据表明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之前曾杀过任何人。

本案的12名陪审团成员和6名替补已经在周二完成选择。那些坚决反对死刑,或认为可以判处预期外杀人案犯死刑的人不得担任联邦死刑审判陪审员。

如果克里斯滕森被定罪,会有一个死刑环节,由陪审员决定是否判处被告死刑。

(文章内容源自网络,我们充分尊重知识产权,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评论列表 - 0
  • 没有记录注册!

热度 5273(0)

使用条款    |    隐私条款

Copyright © 2019 Emeiju.us 易美居.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is designed and hosted by Emeiju.us